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华航和我 - 正文

对建校早期几个问题的理解

发布日期:2018年08月25日 王子明 点击:[]

 

 

(一)办学的大致背景

1978年,是粉碎“四人帮”、结束文化大革命的第二年。文革结束后的两年间,三起三落的邓小平,再度复出,在1977年8月召开的党的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为党中央副主席,稍后的五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被任命为国务院副总理。一些领域的拨乱反正,已经开始。在1977年底到1978年初,被文革废弃的考试制度得到恢复。全国高等学校重新通过统一考试招收新生。这种种迹象,无一不为我国的教育事业发展,带来了久违的春天。但这只是早春二月,乍暖还寒。

其一,十年内乱留下的后果,十分严重,一些“左”的思想、“左”的流毒远未肃清,“两个凡事”的紧箍咒还没能打破,成为拨乱反正的最大挡箭牌。对教育事业的战略地位,未引起各级领导的重视,提到重要的议事日程。

其二,十年内乱造成国民经济濒临崩溃的边缘,文革以后,又有一些急于求成的“左”的举措,导致国民经济的重大比例关系失调,物资、财政、外汇都有相当大的缺口。在1979年4月党中央召开的工作会议上,不得不确立对国民经济以调整为中心的新“八字方针”。

另一方面,十年文革带来人才的十年断档,就航天战线看,老的要退休,新的补充不上,急需各类专业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上岗从业,这是第八机械工业总局急于办学的根本原因。

在这种大的政治经济背景下,一种力量主张要早办、快办学校,一种力量认为八机总局钱袋不鼓、囊中羞涩,只能量力而行。这就是当年“廊校”办与不办争执近两年、险些“胎死腹中”的大致背景。

(二)建校报告的提出与批复

1978年4月7日,第八机械工业总局向国家计委、国务院国防工业办公室提交《关于组建廊坊精密机械工业学校的报告》。

当年8月14日,国家计委、国务院国防工业办公室以“78办计字第316号”文件作出批复,同意八机总局组建廊坊精密机械工业学校。

批复文件规定:

1.学校性质是“培养战术导弹工业急需的中等专业技术人员与管理人员”,“为八机总局直属单位”。

2.学校设计规模为:“在校生1000人,其中技术专业600人,管理专业200人,短训班200人,教职工编制总数350人,投资控制数为800万元”。

3.“计划1980年建成”

1978年8月14日的批复,是国家计委和国务院国防工业办公室下达的办学计划,是学校的护身符和准生证。这一天应是学校的生日。

(三)早期的筹建步伐

八机总局在1978年4月向上级递交办学申请报告后,在待批阶段,就已抓紧进行筹建前的准备工作。

当年5月,八机总局刘秉彦局长主持会议,布置廊坊精密机械工业学校筹建前的调查研究工作,主持派教育局局长张群力同志去哈尔滨254厂(原哈尔滨航校),了解原有教师情况,商调教学干部。

哈尔滨254厂当时是八机总局的直属单位,其前身先是航空工业部的直属中等专业学校,1960年归属七机部,升格为专科学校,又与哈尔滨工业大学合并,成为哈工大二部。在文革的“斗批改”阶段的1969年,经七机部和军管会批准,由学校改为254厂,末届毕业生留厂成为该厂的首批工人和技术骨干,原学校领导及中层干部和数百名教师,成为该厂的各级领导和专业技术与管理干部队伍。

后来正是从254厂陆续调入的数十人中,构成了廊校早期的院级与中层的领导和教师队伍中的骨干力量。

1978年6月,八机总局派哈尔滨工业大学李范君同志为总局代表,负责学校筹建准备工作,办公地点设在北京月坛南街原五机部招待所(俗称六号门)。廊校从此有了领军人物。

当年7月中旬,八机总局下文,成立学校筹建领导小组,由李范君、郭振三、谢增寿三人组成,李范君为组长。

此前,李范君同志是哈尔滨工业大学办公室主任,是当年解放军进入哈尔滨接管哈工大的成员之一,我们都亲切地称他为“李主任”。郭振三同志是原“哈航”和254厂的党委书记,一九三七年参加八路军,是薄一波领导下的山西“决死队”成员,身经百战,直到去世身上还有弹片未能取出。谢增寿同志是建国初南开大学的毕业生,参与哈尔滨航空工业学校早期筹建和任教,是长期主管该校教学工作的领导干部。

当年8月初,八机总局提出对建校地点进一步调查研究,李范君、黄永新、谢增寿等同志到涿州、燕郊等地选点,经反复论证,仍确定廊坊。

黄永新同志也曾在哈航校和哈工大工作,是哈工大的中层领导,与李范君、谢增寿是同志加战友。当年是石油管道局医院的党委书记,虽未正式调入廊校,但已介入早期廊校的选址定点等工作。后来正式调入我校,成为早期学校领导成员之一。

8月下旬,在接到上级允许在廊坊建校的批件后,李范君、黄永新、谢增寿等同志在廊坊选校址。在地委书记黄忠同志的支持下,决定校址选在城东规划的科研区,即现在学院的西校区位置。

8月末9月初,哈尔滨254厂陆续派人到廊坊参加筹建工作。派孙鲁同志去河北省申请接受应届大学毕业生。

孙鲁同志是继谢增寿之后,254厂参与筹建学校的第一人,后来成为我校的中层领导骨干和教师骨干,全国优秀教师,不幸英年早逝。他招来的第一批大学生,成为建校的生力军,教学与中层领导骨干,是一批最年轻、最富朝气、又资格最老的建校元老级人物。

然而岁月无情。四十年后,这批当年的帅哥美女,经过婚恋生育、奔波劳累,在航天教育战线上挥洒青春、拼搏奋斗数十年,现都已相继退休在家,当上为第三代服务的爷爷奶奶。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摔到沙滩上;后浪再被前浪推,前行一浪接一浪。这是自然规律,也是社会法则,人生的合理归宿。每个不同时代的人,都有当代赋予的使命,都有时代划定的接力区,大家棒棒相传,人人卖力,奔流不息,推动社会前进。

我和这批小青年现在都已是躺在沙滩上的老人了,仰望碧水蓝天,沐浴阳光雨露,安享新时代的幸福晚年。

40年后的今天,华航在校的同学和新来的老师,可能对当年办学有诸多不解。比如,我校的主管上级,一会儿是八机总局,一会儿是七机部和航天部,八机总局和航天部是什么关系?我校校名为什么挂“航天”二字?又如,办学层次,今天已是大学本科,为什么当初只能从中专办起,而不是直接办大学?再如,为什么要选择在廊坊办学,而不是在北京,或是在其他城市?又为什么最初的校名叫“精密机械工业学校”?

下面就我的理解,对这些疑问做些粗浅解释。

(四)对几个问题的解释

1.八机总局与航天部的关系

简单点说,八机总局是从七机部分出来的,与航天部本来都是一家人。

文革前和文革中,七机部既管导弹又管卫星。而导弹又分为战术和战略两大块。文革中,鉴于七机部的极端重要性,实行了军事管制。文革结束,军管撤销,国家将七机部按战略与战术一分为二。与战略导弹有关的下属单位,包括卫星研制,仍归七机部,而把与战术导弹有关的院、局、基地和厂、所、部、站,统一划出来,组成第八机械工业总局,刘秉彦为总局局长。

1979年12月末,八机总局改为第八机械工业部,与七机部平行,焦若愚任部长,刘秉彦任副部长。

1981年9月,八机部并入七机部,张钧任部长。

1982年4月,七机部改名为“航天工业部”。

由此可见,八机总局与七机部几年来的分来合去,正值我校办学初期,是国家机构调整所致。我校生于八机总局,归于航天部,顺理成章,天经地义。

2.我校最初的办学层次问题

办一所高等学校,哪怕是从专科层次出发,是早期筹建者的心愿。为此,我们从现状和未来发展等多层角度,向八机总局的多个部门力陈中专上马会带来的局限与被动。

首先,不利于高素质教育资源和教师队伍的集结与形成。

其次,中专办学不可能获得较大的地块。正如主管征地的同志所说,一所中专学校,有50亩地足够,这是河北省当时的惯例。

再次,从中专上马,在编制扩大的初步设计时,受建筑面积和总投资的框定,势必是小教室、小食堂、小实验室、小图书馆、小实习厂、小锅炉、小变电站,这些硬件“五脏”一旦建完,再很难适应学校升格扩建的形势。

最后,地下的供水、供暖、供电等设施,管径小、截面细,一旦建筑定型,地面硬化,要想再加粗和延长,势必带来全线开膛破肚的破坏。

当然这些道理主管部门不是不懂,我们的说辞只能是一厢情愿。说破大天,扯来扯去几个月,也无法改变上级的决策。

原因并不复杂。

第一,我们不是高等学校办分校,如哈工大在山东威海那样“下蛋”;也不是齐齐哈尔符拉尔基重型机械学院整体搬迁到秦皇岛办燕山大学。我们是平地起家,从无到有。

第二,办新高校必须经过国家教育部立项批准,这在一无所有的当年,只能是空想与奢望。

第三,当年新立项总投资超过1000万,必须经过国务院审批,我校立项总投资800万,后来升为986万,已是在打“擦边球”。

由此可知,当年办学先从中专上马,是唯一可行的途径,“78办计字316号”文,是既切实可行又合法的准生证。

为了防止中专上马的局限性和将来升格的困难,我们尽量使征地面积大一些;在硬件设施和地下管网建设上,尽量为扩建留有余地;在生源录取上,我们力求高起点,只接收高中毕业生,培养两年。唯一的一次招两个班的初中毕业生,学制定为四年。这一切,都是为将来破茧成蝶创造条件。

3.选址廊坊的原因

选择在廊坊办学,早在1978年4月7日八机总局的申办报告中就已初步确定,显然认为“风景这边独好”。后来经过多次调研、论证、对比,最后八机总局仍敲定廊坊。

在廊坊办学有诸多优势:

第一,廊坊有独特的区位优势。

廊坊地处北京天津两大直辖市之间,与京津各相距60多公里。放眼中国和全球,在2000万以上人口的超大城市之间的城市,只有廊坊一家。这里距国家的政治中心、信息中心近,名校多,教育资源丰富,便于借鉴学习。

第二,交通便利。

这里不仅有多条公路连通北京天津,而且是京沪、京山两大铁路大动脉的必经地。昼夜平均每隔四分钟(指当时,现在更多)就有一辆客货车通过,对发展各项事业极为有利。

第三,廊坊镇是地、县、公社三级政权的所在地,远景可观。

第四,在我校之前已有石油部、科学院、铁道部、物资部、国土资源部、国家建委等中直单位在廊坊办厂、办学、办所,另有导弹部队、空五师等在此捷足先登,靠这些中直省直单位的“众人拾柴”,廊坊的市政建设已初露端倪,初见规模。

第五,这里的地区领导有的曾经是八机总局局长刘秉彦的战友或下级,他们对八机总局来此建校持欢迎态度。

当年选址也有一些备选方案,如燕郊、涿州,二者都距北京很近。燕郊地处北京东长安街的延长线上,是今天通州的近邻,北京副中心的建设,更给三河燕郊带来莫大生机。涿州地处北京南大门,雄安新区的建设,国际机场的建设都将使涿州受益,但当年二地均不通火车,更不具备当年廊坊的其他优势。

此外,也有的主张到云贵川大三线办学,那里分布着很多航天院、局、基地,急缺教育资源。也有的建议到广西桂林办学。在桂林靖江王墓的西北侧,那里有一所现成的校址,是当年我国为培训越南中下级军官而建的学校,后因中越关系紧张,学校停办。在那里办学,不用征地,也可少投资(后来航天部在那里办的一所学校就在这个地块)。直到1979年10月,还有的主张到山西540基地调研办学。当时甚至有一股杂音说,有人之所以热衷于在廊坊办学,是因为离北京近,方便安插自己的子女亲属就业,廊坊办学仿佛成为是非之地。

所有这些选址方案,早期的建校领导李范君、谢增寿、黄永新等不辞辛劳,顶着压力,四处奔波,一一亲临调研、考察、对比、汇报。最后一次山西540基地选址调研,是校领导谢增寿和总局教育局干部齐小鲁去的。返京后向国务院国防工办汇报,否定了这个选项。

为什么廊坊外选址方案都被否定?最大的着眼点是哪种方案最有利于尽快集结教育资源,形成高素质的教师队伍。这才是选址的首要条件。

40年过去了,重新审视当年八机总局领导和我校早期领导的选址决策,是十分慎重的,有战略眼光的,是一种远见卓识。

4.校名冠以“精密机械”的原因

华航最初的校名,乍听起来有些怪异。什么叫“精密机械”?难道我们是做仪表的不成?

面对着这个校名,再冠以“廊坊”前缀,我们戏称自己的学校叫“廊(狼)精”校,我们都成了狼窝里的大小狼崽。其实“精密机械”是当年战术导弹的代名词。当年战术导弹与战略导弹一样是严格保密的,对外,战术导弹工业的公开称呼就是“精密机械工业”。局外人弄不清是干什么的。

其实,“精密机械”四个字也有很大的神秘性和隐蔽性,当年我们确定在廊坊镇建校后,地块划定还要服从镇城建局的统一规划。按照统一规划,院校须划定在廊坊镇铁道以西的北昌地块,那里已建有廊坊师专、导弹学院以及后来的武警学院和农经学院等。我们也理应建在这里。

但我们事先已摸清廊坊这里风沙很大,而北昌一带恰好是西北方向刮过来的风沙的风口。而且受铁路桥洞的阻隔,与城区中心交通来往也不便。有什么理由不进北昌院校区办学呢?——“精密机械”!我们说,我们是精密机械工业学校,教学与实验设备精密,最怕的是风沙,当时地方领导也弄不清我们到底精密到什么程度,破例批准我们进廊坊东侧的科研区,与国土资源部的物探所、勘探所为邻,至今我们也是在该区块的独一家院校。

此外,还有一个跟随我们的神秘代码,叫497部,在我院的西校区,许多铸铁井盖上,注有“497部”字样,在西校区还有一条路被命名为“497路”。497部是当年第八机械工业总局的物资供应专用代码,我校的早期物资由497部审批解决。设497路,让后人别忘了这段历史。

 

 

下一条:用生命的欢歌祝福你——写给母校华航

版权所有:北华航天工业学院    电话:0316-2083201   邮箱:huahang40@163.com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IE8.0以上浏览器访问本网站   学校地址:河北省廊坊市爱民东道133号   邮编:065000